最新消息

停止不合理收費 杜絕不良後果


 停止不合理收費 杜絕不良後果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框架》明確支持香港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國際航空樞紐的地位。毫無疑問,香港定能受惠於這個願景,但我們必須非常努力去面對多個挑戰。

航空貨運一直是香港扮演國際航空樞紐角色的核心部分。事實上,就航空貨量而言,香港在過去二十年一直是全球最繁忙機場。可是,面對眾多的競爭對手,我們是否能夠繼續保持這領先地位?

香港機場管理局正全力推進第三條跑道系統工程(3RS)。香港物流業和進出口界全力支持這工程。我們很高興看到機管局找到一個財務模式,讓迫切的三跑工程可以開展。可是我們必須非常謹慎,因為像三跑這個大型項目財務安排並不容易,而且對用戶而言可能引致極高運作成本。

貿易和航空運輸業正面臨重大挑戰。雖然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如何仍是未知之數,而歐美,或美日貿易談判在未來將會是全球貿易的關鍵;因此,不要天真地以為地緣政治和經濟不穩定會輕易或迅速被解決。

當貿易和政治衝突持續,由於成本激增及內地產業結構轉型,未來新的投資可能會轉移至其他地方。在過去幾年,東盟國家獲得更多注視。儘管部分因生產基地轉移引致的貨物流失,可以由大灣區高科技產業的增長抵銷,但當中的挑戰仍很大。

作為付運人,我必須指出經香港和其他大灣區內機場的運輸成本差異越來越大。除運費差別外,經香港和深圳/廣州付運出口前的空運物流成本差異可以高達60%!與此同時,香港本地成本飆升的的趨勢亦令人擔憂。

付貨人每年都要面對處理費、文件費、貨櫃碼頭收費、清關費等費用快速上漲。

我明白,除非我們能夠找到妥善處理勞工和土地嚴重短缺問題的方法,否則,無論在短期、中期,還是長期,我們仍不得不面對這些挑戰,同時希望可以在成本和效率之間取得平衡。

然而,讓我擔心的是,許多行業利益相關者似乎完全漠視了業界的長遠福祉,或換個更直接的說法,影響了業界的存亡。對於物流業經營者和服務提供者而言,利潤可能正在下降,可是如果他們只為求獲得最大的短期利潤,那麼行業將會步向滅亡。

航處正考慮開放貨物燃油附加費的管制。假如航空公司立即提高燃油附加費水平,或引入更高的新收費計劃,這對空運成本無疑是雪上加霜的。香港是一個小市場,航空公司很少在附加費上競爭。因此,假如某航空公司增加附加費,其他同行極可能會立刻跟隨。成本增加將一步迫使付貨人選擇別的機場付運。無奈的是,一些航空公司已經計劃增收有關附加費了。

強制性的空運貨物全檢規定將在2021年中之前實施,它必定帶來空運操作混亂和成本大幅增加。我明白這是國際民航組織的要求,香港必須遵守。可是,我們需制定合理的相關的收費方案,以確保費用不會被濫收。貨檢要求將分階段實施,而在過渡期間和全面實施後如何徵收費用是極具挑戰的問題。

代表付貨人,我必須促請政府正視空運貨檢規定是否能有效地推行。政府的角色不應只局限於確保該服務的提供,還應監察它在市場中導致不合理收費的現象如何得以糾正。

香港空運市場其實很脆弱,因為成本高企,再加上對轉運樞紐港的功能的倚賴,以及現時大灣區商業模式的轉變。在過去10年裡,大量廠商選擇轉往東盟及其他地區投資,這是政府和行業必須重視的問題。

香港政府必須立即採取行動,以防止對香港出入口貿易造成鉅大負面影響。否則,或會首當其衝面對不良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