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的話

未雨綢繆 防範未然下載PDF

未雨綢繆 防範未然

過去幾個月香港經歷了一段非常艱難的時刻。對外受中美貿易戰和全球經濟疲弱所困擾,對內則要面對修訂《逃犯條例》後形成的混亂對經濟的衝擊。執筆時,我還未看到隧道盡頭的曙光。

今年首七個月航空貨運量下降6.8%,海運貨物吞吐量跌幅更甚。不幸地形勢似乎越趨嚴峻。去年美國進口商已增加庫存,因此,自2019年第二季度以來訂單便大幅下降。美國買家要求出口商和製造商支付增加了的關稅,這遠遠超出他們一般的利潤。因此,廠家對外判及將生產設施基地遷移到東南亞和南亞等地的興趣大增,但這是極不容易的事。事實證明設立新生產設施基地需時,而且是極具挑戰性的。

全球經濟繼續大幅放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將2019年的經濟增長預測從3.3%修訂為3.2%,世界銀行的預測更低,由2.9%下調至2.6%。主要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分別透過降低利率以及把貨幣貶值來應對。事實上,自2008年爆發全球金融危機,經濟動盪,將過去數十年的全球高增長時代劃上句號。這種高增長是建基於迅速全球化、穩定政治、過度政府債務和超額信貸消費的。自至之後,全球經濟一直無法找到可替代的經濟增長模式,只是向現時不可能成為可持續增長模式的經濟體增加流動性。結果是出現不平衡經濟、民族主義和保護主義的崛起,和不穩定的政治等導致貿易額下降。

香港的政治動盪破壞力強,令人沮喪。雖然我對香港的根基,與及走出困局的能力仍然非常有信心,可是持續亂局卻無可避免地改變了香港在全球經濟的形象和地位。我深信香港作為一個獨立關稅區、世貿組織成員、重視法治的地方,以及西方經濟體所承認的特別行政區地位,仍然不受近期內亂的影響。香港仍然是區內,以至全球的商業焦點。

自然地,現時迫切的問題是 : 香港商家和製造商如何能在逆境中求存自強? 也可能有人問 : 特區政府應採取什麼措施來援助工貿界?

我們不應該,也不能奢望奇蹟出現。當前的貿易戰是超級大國爭奪霸主地位的博奕,勢將持續,甚至可能加劇和蔓延。作為商家和和製造商,必須為一連串可能出現的結果作出準備。

因此,採購和生產地域多樣化將是我們前瞻性規劃必要和至關重要的條件。我明白這策略確是不容易實行的,但面對當前嚴峻的經濟環境,它能為我們提供一些安全港口,或避難所。

此外,業界必須透過技術提升來加強裝備自己;同時,應該對未來願景有充份計劃。我們應以工業4.0和物流4.0為目標。我見到有企業成功地藉著提升技術規模,降低運營成本和大幅提升效率。提高競爭力是唯一的出路,這亦是我們爭取成功的基本武器。

我們也必須積極尋找新的市場。內地和東盟國家,與傳統和成熟市場的銷售模式很不同。可幸的是,工業貿易署提供的BUD專項基金(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和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和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有助於為傳統公司提供資金支持,使他們有機會建立應對美國和本土市場的新離岸辦事處和廠房。停留在傳統市場的舒適區和放鬆腳步是錯誤的做法,因為傳統市場不幸地正逐步萎縮。 

雖然我呼籲特區政府為貿易和行業提供援助,但我完全理解其局限性。政府的核心作用是為整體香港業務提供有利和可預測的營商環境。因此,政府應該帶頭向全球推廣香港仍然是非常安全的營商地。政府更應加大力度於強化香港在世界舞台上的存在性。我們樂見財政司司長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最近公佈的措施。政府將聯同香港貿易發展局,香港生產力促進局,投資推廣署及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在貿易上提供獎勵作支持。

特區政府目前正為貿易和商業提供40多個援助計劃,涵蓋技術升級、技術研究和採用、市場勘探和開發、營銷和品牌推廣等。政府應積極讓商業部門了解所有新措施,並且必須進一步放寬申請並簡化行政要求。政府和業界必須在現時難以預測的時刻共同努力。

 

香港商人必須重新提升創業技能,以應對當前的危機。我懇請政府、貿易和工業界,團結一致,攜手為未來尋求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