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文航語

香港航空業新格局(下)Download PDF

香港航空業新格局(下)

上一期說到國泰航空集團在產品性價比、服務、成本控制上,均受到新晉航空、廉價航空等競爭對手的壓力,加上燃油對沖錄得大額虧損,令去年業績見紅,蝕5.75億元。國泰航空集團管理層也明白到舊方法或已不合時宜,因此在今年初舉行的領導層會議上提出「新策略方針」,並指2017年將會是二十年來改變最重大的一年。

國泰航空集團強調,會建立一個更精簡、以顧客及其需要為主導,能迅速應對營運環境變化的組織架構,而在落實新策略的過程中,一些現有職位或變得不合時宜,暗示有裁員的可能性。最新消息指出,國泰將於未來三年減省40億元成本開支,今年慳20億元,當中包括節省香港總部中、高管理階級人員成本30%。儘管整個重組方案至年中才公佈結果,但已令一眾高薪員工「羅羅攣」,恐成為開刀目標。

口碑安全老本尚存

正所謂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國際航空市場格局快速改變,中國國航、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等為首的內地航空公司,以及阿聯酋航空、卡塔爾航空等中東航空公司迅速崛起,在機隊更新和服務提升上均較國泰航空集團走前一步,配上具吸引力的機票定價,在短期內分得巨大的市場份額,成功籠絡旅客的心。反而向來走開高端路線的國泰航空,旅客在支付較高的機票費用後,卻得不到理想的服務,當然感到失望不忿。

不過,撇除燃油對沖虧損影響,國泰航空在股本回報方面完勝內地三大航,且其安全性更是備受肯定。根據德國「航空事故資料評估中心」(JACDEC)近日公佈2017年世界安全航空公司排行,國泰航空連續第3年被評為「全球最安全航空公司」,香港航空和香港快運或因成立年期較短,暫未有位列榜上。

國泰航空集團在旅客最關注的安全性上有優勢,加之市場口碑等「老本」尚存,若此番能及時調整戰略方向,成功改善收益率和拓展多元化收入來源,相信仍有機會在未來幾年重振旗鼓。

在這里順帶一提,現時中國國航和國泰航空互相持股,早前有傳國航將增持國泰航空,甚至入主,惟筆者以為,機會甚微。尚記得早兩年澳洲航空、東方航空與信德集團合資成立捷星香港,但最終無法成功獲發牌照,當時國泰航空以「母公司為澳洲航空的捷星澳洲所控制、像特許經營模式在本港營運」為由提出反對意見,若此番將大股東之位讓給中國國航,豈不是自掌嘴巴?

旅客轉經內地中轉

國泰航空集團「新策略方針」能否見效尚是未知之數,但該集團如今面臨的困境,或可側面反映香港航空業所面對的挑戰。近年內地航空公司積極更新機隊、拓展國際航線,以較相宜的價格在北京、上海及廣州等三大內地樞紐機場佈局轉運中心,不僅成功令內地旅客減少經香港作中轉,也吸引一些國際旅客轉經內地中轉,令香港國際機場的樞紐角色開始減弱,帶來隱憂。

以南航為例,去年廣州樞紐全年中轉旅客465萬人次,同比增長11%,當中國際中轉和第六航權中轉分別增長19%和50%;至於東航在上海樞紐的中轉聯程旅客量也增長了24.2%。

2016年,中國國航、東方航空和南方航空在國際航線的運力投入分別按年增長15.8%、28.8%和22.8%;海南航空的國際航空運力投入更大增57.15%。反觀國泰航空集團,去年整體客運運力增長2.4%,投放最大的歐洲航線運力增長8.3%。雖然國泰航空集團較內地航空公司更早佈局國際航線,惟運力的投放速度也已顯示這些後起之秀要搶佔國際市場的決心。

當中外航空公司在國際航線上展開價格戰爭,而在美元升值預期的帶動下,港元走強,令國泰航空的票價進一步失去競爭力。至於香港機場三跑道系統剛剛起步,需待2023年才落成,但周邊機場如廣州、深圳、台北、新加坡等,以及上海、北京等其他亞洲區內的機場基建快速發展,正逐漸拉近與香港機場的差距,這同時也限制了國泰航空集團的向外拓展步伐。

 

在曾經輝煌一時的香港碼頭業競爭力不斷受到質疑之際,香港機場會否步其後塵?正所謂居安思危,思則有備,有備而無患。相信國泰航空集團乃至香港國際機場需思考在保留原有優勢的同時,在產品、服務和增值服務上創新突圍,善用數字科技,將成為未來致勝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