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的話 (2019年年報)

2019年回顧

毋庸置疑,香港在2019年,尤其是下半年,經歷了重大的挑戰。隨後而來,香港市民當前面對的另一衝擊,是COVID-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嚴峻考驗。

然而,香港繼續頑強地向著新的一年及往後進發。我們的物流業也不例外,在疲憊中卻仍堅持著這種堅毅不屈的拼博精神 。 

在展望將來前,讓我們回顧過去一年香港繼續作為國際貿易樞紐取得的成績,當中確實有一些值得我們重視的里程碑。  

 首先,是粵港澳大灣區倡議(GBA),這一直是熱烈討論的重要項目 。  

 隨著香港特區政府於2018年推出「貿易單一窗口」第一階段服務,讓業界透過單一電子平台,提交有關文件。「貿易單一窗口」電子平台對發揮自由貿易協議的效益具有深遠的意義。當然,這涵蓋粵港澳大灣區倡議在內。

這將成為主要貿易港的核心,會優化大灣區三地的經濟和後勤能力,不僅能減少如貨物瓶頸之類的難題,更會為創建智慧城市鋪路。

 此外,在大灣區概念下,新增空中走廊,和包括香港國際機場擬建的第三條跑道等發展,將能協調為三地帶來共同的標準、技術和平台。  

 隨著大量時間、心力和精明的投資,大灣區概念一定會在不久的將來為該區帶來繁榮。 

 第二點我想帶出的是,持續的貿易戰正在消耗全球經濟,香港無疑是首當其衝的眾多經濟體之一。

 在2019年的主席的話中,我曾表示對中美貿易戰的不利影響以及全球經濟普遍疲弱感到極為失望。此外,由於全球經濟體缺乏方向,且不積極進取,這是極為不能持續的發展模式。

 向各種經濟體注入流動性、降低利率或使貨幣貶值的後果是全球經濟出現不平衡,貿易強度大大削弱。而且保護主義和民族主義的崛起,與及不穩定政治因素也加劇了目前疲乏的經濟。

 那麼,像我們這樣的經濟體在當前應該如何應對?  

 與其被動,我們倒不如主動應對吧!  

 我們不可自滿,相反要在傳統和發達經濟體中尋找新市場。  

 不少本地公司受惠於工業貿易署「發展品牌、升級轉型及拓展內銷市場的專項基金」(BUD基金) 及「中小企業市場推廣基金」。此等基金有助於為傳統公司提供資金支持,成功協助他們擴展香港境外市場,設立新離岸辦事處和工廠,讓他們有機會應對美國和本土市場。

 簡而言之,採購和生產地域的多元化,這對應對貿易戰的洗禮和全球經濟的動盪是必須的。

 我也呼籲特區政府協助香港的貿易和工業界。在維持這個行業可持續發展的同時,特區政府也必須採取更加積極的態度。 

 這意味著香港特區政府必須牽頭推廣香港物流和經濟方面的重要性,和在國際社會的長遠發展潛力。特區政府必須承諾加倍力度將香港推向國際舞台。

 因此,特區政府推出的紓緩措施,如目前實施的40個援助計劃,將繼續為香港帶來新機會。  

 這些措施涵蓋技術升級、研發、市場開拓和品牌推廣等範疇。如果要使城市變得多元化並全面發揮其潛力,則這些措施現時較以往任何時候來得更形迫切。

 最後,我認為要重視貨運中的綠色議題,因為目前全球海運佔空氣污染物的18%。

  海上貨運業須使用燃料和其他資源進行長途運輸,鑑於地球的狀況,現時推動綠色海運較以往更形重要。  

 2020年1月1日起,國際海事組織(IMO)規定,所有商業船隻必須使用含硫量不超過0.5%的低硫船用燃料或其他形式的合規格燃料(主要是指使用船上廢氣洗滌器或液態天然氣(LNG))。多間船公司向付貨人收取一項強制性附加費。

 美國和歐盟等地區更要求船隻在沿海的排放控制區(ECA)中使用的燃油的含硫量比例不得超過0.1%。

 2011年,香港船舶的NOx排放量佔33%,SO2佔54%,RSP(呼吸懸浮顆粒物)佔37%,高於本地發電廠的排放量。

 特區政府致力減低海運含琉量,效果理想,本港的RSP和SO2排放量相繼減少。除此之外,交通運輸部在珠江三角洲地區建立的排放控制區(DECA)也採取措施減少該地區的有害污染物。

 一個更積極的全區域綠色倡議是理想的選擇。我是一個現實主義者,明白到跨出一小步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帶來更大的變化。

 無論如何,我仍然保持樂觀去面對2020年及以後發生的重要事情。

 在今年餘下的時間,儘管業界每天須繼續面對困境,相信成功必會伴隨著我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