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席的話 (2017年年報)

群策群力 集思廣益

2017年初,我們重點討論有關競爭事務委員會(競委會)於2016年9月14日就若干定期班輪協議公佈「建議集體豁免命令」,並進行為期三個月公眾諮詢的事宜。

競委會隨後建議就「船舶共用協議」Vessel Sharing Agreements (VSAs)發出有條件集體豁免令,但「自願討論協議」Voluntary Discussion Agreements (VDAs)則不獲豁免。

我完全支持競委會不給予「自願討論協議」任何集體豁免的建議,因為此等行為在本質上完全是反競爭,是不應被允許的。拒絕給予豁免,對於像香港這樣的小型的經濟體來說尤為重要,因為香港沒有法定機構去監管船公司行為和市場情況。

雖然「船舶共用協議」可以帶來一些經濟效率,如較低的營運成本,但「船舶共用協議」具有淘汰小型非聯盟船公司的效果。韓進海運破產案例清楚地表明,不僅韓進海運的客戶遭受損失,其他聯盟成員的客戶亦然,聯盟可能無助市場穩定,因此,「船舶共用協議」對競爭的危害不應被低估。

委員會另一關注的事項是在空運貨物保安制度,特別是在驗證方面取得雙嬴。自911事件以來,關於貨物保安制度有兩種主要取向 : 一種主張對貨物進行100%掃描,認為全檢是最安全的方法;另一方面認為,由於涉恐活動只佔絕少數,因此保安制度應採用風險分析為主方向,辨認出高風險領域及活動的方法更為適合。

對香港來說,我認為採取“並行”方法是最合適的,因此我敦促政府應考慮向業界提供財政,和在操作準則、更新信息、技術等方面提供援助。

2017年首季海運貿易增長幅度令人非常鼓舞。以貨值計算,中國與香港出口分別增長14.8%和10.3%。香港港口貨櫃吞吐量上升12.6%,空運貨量則上升11.4%。

此外,一帶一路倡議及粵港澳大灣區概念也是業界關注的焦點。香港有很多關於一帶一路的討論。李克強總理在2017年3月宣佈,粵港澳大灣區概念將正式納入政策層面,我對此感到很興奮。

很多人對大灣區概念的主要擔憂,是會削弱香港的自主權和獨特優勢。但我認為對此無須過於擔憂。一國兩制是香港最重要的基石,香港早已從這制度中受惠,並且將繼續受惠於中國現行“一帶一路”倡議和“走出去”戰略。

年中我們談及顛覆性的數碼浪潮。機械人技術和數據化的使用日趨廣泛,涵蓋農業、製造業、包裝、物流和運送、專業服務、家居、推廣和零售業等。換句話說,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在經歷革命性的轉變。在我們面前是一個新的“數碼年代”,生活方式將會出現鉅變。

我對香港在科技開發和應用,以及研究方面停滯不前甚為擔憂。我不會懷疑香港未來取決於我們可否掌握到科技發展的浪潮,因此,已要求香港付貨人委員會積極推動引進適用於貿易及物流業上的最新科技,也呼籲政府加強在這方面的倡議、參與和協調。政府各局應制定清晰明確的科技政策和行動藍圖。

香港貿易及物流業正面臨很多挑戰,因此本會在向行政長官提交的2017-2018《施政報告》諮詢建議中,強調新政府應重點在幾方面立即採取行動 : 加快推出大面積物流用地以興建多層式現代物流中心、制定貿易及物流方面的整體科技發展及應用政策及執行方案;確保航運市場有適當的競爭環境;盡快確立妥善的香港空運貨物保安制度;與及加快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及確立統籌架構。

年底,我訪問了德國弗勞恩霍夫(Fraunhofer)的幾個機構。弗勞恩霍夫是工業4.0的發源地。我提出了一個問題 : 為什麼我們需要物流4.0?

工業4.0是關於整個工業的數碼化轉型。簡而言之,物流4.0的採用基本上是行業維持競爭力,甚或是生存的問題。

就香港採用物流4.0方面會產生一連串疑問,如香港物流業是否準備就緒去面對這些變化?因此,政府應該在多方面擔當重要角色,如構建必要的生態系統、引進正確的技術、協助應用此等技術、消除跨境貿易障礙和低效率等。

由於各行業都能同心協力克服無數障礙,總括來說2017年算是收穫豐盛的一年。但我們仍須努力不懈,為物流業的前景繼續奮鬥。